上了年紀怕肇事,老司機靠「VR路考」有解嗎?

幾週前,有個VR新聞引起蠻多社會共鳴,不得不說,除了那種躲在學校廁所戴VR做色色的事的新聞以外,能燒出同溫層的VR新聞實在不太多,值得討論一番。簡單說呢,由於我們步入少子高齡化的社會,近來許多數據指出,和30歲的駕駛相比,65歲以上駕駛發生交通事故的比例高了1.86倍,因交通事故意外造成的傷亡人數也高了2.75倍,因此南韓政府打算導入VR來模擬駕駛場景,以鑑別年邁司機是否仍然適合繼續開車。可以想見,馬路三寶的話題,在台灣這種監視器新聞盛行的地方是多麽大受歡迎,網友也紛紛一片叫好。

我雖不是鍵盤偵探,但仍隱隱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是,場景模擬絕對是VR強項,白天和夜間的行車情境、路人突發的穿越、交通號誌辨別等等,又不需要上路就能考試,能大幅節省人力物力,簡單鑑別出上了年紀難以避免的視力和反應問題,這些我都同意。但,思考事情還是得回歸本質面,首先,是這個問題:老年人為什麼還想要開車呢?


這個問題不難,老了還得開車,一是為了生活,一是為了興趣。

讓我們先從生活說起。生活,可能是為了代步,也可能是為了賺錢。若是為了代步,大城市普遍都提供了公車、捷運等大眾運輸工具,自不是問題,但若居住在偏鄉,那可能就不是那麼便利了。但話說鄉下地方的交通也沒那麼複雜,駕駛難度沒有城市那麼高,出現車禍的頻率也不會太高。再者,以駕駛為業的高齡司機,需要用實際駕駛或VR來做考核,那也是能夠理解的,雖然司機普遍是經濟弱勢族群,但畢竟開車牽扯到乘客性命安危,應該要有所規範這點沒有懸念。

以興趣作為年邁開車的理由,這個問題就比較複雜了。最近看了一本好笑的書《我最喜歡上班了:風靡日本的社畜廢文高級酸!抱歉了尊嚴,但我真的需要那個酷錢錢》(書名好長),作者文子文雄在日常生活中,是一名普通的中階業務主管,領著普通的薪水(應該吧!),下了班就寫寫部落格,分享他的軟爛職場哲學,沒有改變世界的崇高理念,只有用力抱怨和正向擁抱爛事的故事,看得我十分舒壓。

總之,文子文雄在〈我希望在六十五歲後被社會淘汰〉這一篇裡談到高齡駕駛的問題,起因是作者老婆看到NHK新聞台在播報高齡者駕駛小客車的車禍事故,看著看著,她口中冒出:「我覺得人老了之後,就是不能開車。」而身為中年男子的文子文雄,他「希望自己到死都巴著方向盤不放」,面對老婆的要求:「你老了以後也要繳回駕照喔。」他也只能卑微附和,但真正的內心話卻是:「我才不會繳回呢!我打算開車開一輩子。」

其實,有鑒於馬路三寶已蔚為社會奇觀,不難發現這正是「人不服老」的表徵。如果說「被叫阿姨會生氣,想當一輩子姊姊」是普遍女性的不服老現象,那「我什麼都沒有,我只剩方向盤」或許是個普遍的男性不服老現象。說到底,車與男人之間的特殊情感,不也是社會不斷在強化的一種價值嗎?

想想,所謂成家立業等同於男人的夢想這件事(美夢和噩夢是一體兩面),建案廣告都在講買房讓家人過安穩的生活,車子廣告都在講買車帶家人愜意出遊,但「年紀到了就別再開車」的這個但書,可是銷售員交車時沒說的話,這對「把撐起一個家庭當一回事的男人」來說多麽殘酷?不是明擺著剝奪、告訴對方「你沒用了」嗎?要徹底解決年長者心裡沒安全感的問題,不如禁止車子打廣告還比較有用,可這下子賣車的人又要抗議了。


啊,其實還有一個更兩全其美、一勞永逸的方法。65歲以上的人不必繳回駕照,直接換成元宇宙駕照即可。元宇宙,再怎麼虛實整合,應該還是不會出車禍的。這下子,我們就坐等是L5級自駕車先實現完全上路,還是人類進入元宇宙了,我是賭後者。你還在為了家庭委屈自己買休旅車嗎?啊,歲數到了,錢也有了,元宇宙開跑車,開心死了。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