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奧斯卡入圍名單」觀察:美漫電影的收割與Netflix的時代

最近,大家的臉書牆上應該都充斥著「2020總統大選」的相關消息吧?讓我們換個氣氛 ——主宰國外網路社群聲量的重大事件,大概就是「奧斯卡金像獎入圍名單」了。把榜單爬過一輪,如果你和我一樣,剛好都很關注好萊塢動態,也是個愛看電影的小夥伴,應該不難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


奧斯卡接地氣:超級英雄電影二次闖關「最佳影片」

奧斯卡金像獎,小金人落誰家,是全球電影圈的年度盛事。但每年收視率頻頻下滑,反映的是「叫好」與「叫座」的失衡,導致經常有「賣座片與得獎片根本是兩個平行宇宙」的批評。為了能夠更接地氣,2010奧斯卡進行了一項改革——把最佳影片的提名數,從5部擴大至10部。

另外,在漫威電影宇宙的龐大票房帶動下,好萊塢逐漸往「跨界作品改編」和「電影系列宇宙」轉向,壓縮了獨立電影與原創電影的空間。

拿漫改的超級英雄電影為例,雖說票房上老早就「大軍壓境」,但卻一直與奧斯卡「最佳影片」無緣,就連入圍都非常困難。瞧瞧《蝙蝠俠: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吧,沒闖進2008年最佳影片,一直都是漫畫粉心中無法癒合的傷口。

但這一兩年,態勢是地動山搖。比如去年的《黑豹》(Black Panther),不僅是漫威首次送超級英雄電影進「最佳影片」,更是超級英雄電影史的創舉;今年的狀況,更豎立了超級英雄電影里程碑——華納DC的《小丑》(Joker),不僅被提名「最佳影片」,也同時成為本屆大贏家,囊括包括最佳男主角、最佳導演、最佳改編劇本…等11項提名,顯示出菁英品味受大眾品味侵蝕的轉向。


OTT串流平台的時代:Netflix打趴傳統製片廠

這並不是Netflix第一次瞄準小金人。

近年來,Netflix不斷祭出「原創作品」策略,製造剛性需求,以拓展全球的用戶數。雖說,作品品質是參差不齊,但也逐漸從「偶有佳作」不斷求進步。

上一屆奧斯卡,Netflix以名導效應,找《地心引力》(Gravity)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合作,讓《羅馬》(Roma)攻下奧斯卡最佳影片,惹得大佬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親自參戰,喊話請美國電影學會考慮禁止Netflix原創電影進場攪局。

但即便是史匹柏,面對Netflix也只能當螳臂,Netflix在本屆奧斯卡的表現,簡直是擋不住的火車頭。

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的《愛爾蘭人》(The Irishman)囊括10項提名,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與亞當‧崔佛 (Adam Driver)共演的《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也有6項提名,加上《教宗的繼承》(The Two Popes)獲得的3項提名,最佳動畫片的《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Klaus)、《隻手探險》(I Lost My Body)雙入圍,入圍最佳紀錄長片的《美國工廠》(American Factory)和《民主的邊緣》(The Edge of Democracy),最佳紀錄短片提名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Life Overtakes Me),一共是…「24項」的入圍。

只能看到Netflix車尾燈的,都是那些你記得住的名字 — — 迪士尼影業,以《兔嘲男孩》(Jojo Rabbit)、《賽道狂人》(Ford v. Ferrari)…等拿下23項入圍;索尼影業,以 《從前,有個好萊塢》(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她們》(Little Women)…等入圍了20項;環球影業則以《1917》打頭陣,有13項提名;端出《小丑》的華納影業有12項入圍。拿票房數字出來,傳統製片廠或許能力壓Netflix,但如果就影展獎項數的指標來看,這是象徵著電影這個百年產業的轉型。

另外,由於Netflix在策略上,與傳統的製片廠有著顯著的不同,或許也會造成影視圈的兩種生態系。

迪士尼、環球、華納等傳統製片廠,在乎的是「票房收益」,因此會往「電影宇宙」和「跨界改編」的方向走,以強大的IP,確保作品持續賣座,但也壓縮了原創和獨立作品的空間;而以Netflix為代表的OTT串流平台,在乎的則是「獨有」的內容,一面吸納好萊塢那些不願只拍商業片的獨立/藝術電影人才,一面以「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策略,與英美語系之外的各國團隊合作,製作原創的在地作品,以吸引更多全球用戶。簡而言之,Netflix的進場,造成了一次全球電影產業生態的重洗牌。


究竟,Netflix這個串流平台起家的新型電影製作模式,有沒有角逐奧斯卡獎的資格疑慮?Netflix如何從一個好萊塢「局外人」成為「職業玩家」,這裡有篇好文可以參考。細究規則,其實奧斯卡獎官方是有明確的參賽規則。

根據Wikipedia:

電影必須在過去一年,至少在洛杉磯地區上映七天,才有資格參與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例外)。

再加上,電影的片長和規格都有相關的規定:

電影的長度,除了短片電影,長片電影必須至少 40 分鐘,報名電影也必須使用35毫米膠片或是70毫米膠片沖印,或是使用至少2048乘以1080畫素,24幀/秒或是48幀/秒逐行掃描的數位電影格式。

其實,在2019年4月,史匹柏引戰當時,美國司法部的裁決就已經出來了。如果,美國電影學院硬要修改規則,排除Netflix等影音串流業者的參賽資格,可能就會涉及違反「反托拉斯法」。或許,這也是電影龍頭Disney也要推出自家Disney+,以強大的IP製作原創作品的原因。就連Apple也進場攪和,Apple TV+也在2019年上線了。為的都是不讓Netflix一支獨秀,「打不過他們,就加入他們」(If you can’t beat ’em, join ‘em),這句話,說的是再貼切不過了。


2020奧斯卡金像獎,即將在2月10日開獎。不曉得,最終拿下大贏家的,會是目前領先、入圍了11項的《小丑》,或者是Netflix端出的《愛爾蘭人》或《婚姻故事》,又或者是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的好萊塢情書《從前,有個好萊塢》?大家要不要下個賭注呢,下好離手喔~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