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漫威影集《月光騎士》的孔蘇化身重新思考元宇宙和Avatar

漫威最新影集《月光騎士》(Moon Knight)最近在Disney+上播畢,我也趁著週末一次追完了六集,還外加長達一小時的幕後製作篇,大大滿足。只能說,埃及裔導演穆罕默德.迪亞布(Mohamed Diab)懷抱著「敬意」忠實呈現出的文明及場景,多位中東裔演員肩挑文化重擔的用心演出,加上奧斯卡‧伊薩克(Oscar Isaac)的人格切換神演技,再混搭著埃及眾神的宗教色彩設定,講出一部誠意滿滿的英雄起源故事。

影評的部分我們改天再錄一集專門來講。我覺得這部劇在神人之間的Avatar著墨特別有趣。第一集有段台詞編劇寫得很點題,由伊森‧霍克(Ethan Hawke)飾演的反派阿瑟‧哈羅,在大英博物館向主角的禮品店店員人格史蒂芬解釋什麼是Avatar時,史蒂芬回:「喔,Avatar,藍藍的人,我喜歡那部電影。」阿瑟正要反駁,說Avatar是埃及眾神在人間的化身之時,史蒂芬又無情插嘴:「你是說那個動畫?」沒錯,講到Avatar,大家想的不是那部續集終於快出的《阿凡達》,就是歐美觀眾都頗愛的動畫《降世神通》。

事實上,《月光騎士》裡的Avatar就是「天選之人」。由於遠離人世的埃及眾神不能隨意下凡,僅能透過其選定的「人間代理人」進行活動。比方反派阿瑟‧哈羅就是審判女神阿米特(Ammit)的化身,相信惡應該預先審判方能斬草除根;而主角馬克/史蒂芬則是月神孔蘇(Khonshu)的化身,孔蘇相信有了犯行才能定罪,而祂透過化身在人世間伸張正義。整部《月光騎士》影集,看似圍繞在這樣「何謂正義」的代理人之戰,但深受解離性身分疾患(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所苦的馬克/史蒂芬兩位人格,都並非忠實的孔蘇信徒,讓這部影集更增添不少不那麼非黑即白的趣味性。


在遊戲和元宇宙,我們認知的Avatar沒有這些神秘的宗教味,就只是自己進入虛擬世界的化身。但既然《月光騎士》把Avatar設定成埃及神祇在人間的化身,那其他的神話體系又是否也有類似的Avatar概念?

如果答案為否,那這篇文章就大可不必費勁寫了。雖然,古埃及人相信法老是太陽神荷魯斯(祂的眼睛很有名)的化身,但Avatar一詞其實是來自於古印度。在印度宗教中,被稱作Avatar之人通常都是經過轉世的大神通者,不論是西藏活佛,還是相傳為彌勒佛轉世的五代高僧「布袋和尚」皆是如此,類似的化身機制也被道教所採納。中國神話有所謂的仙人「下凡」,指的就是天庭神仙有任務,或是因犯錯被貶入凡間,比如岳飛是金翅大鵬鳥轉世,哪個詩人是文曲星下凡,神仙透過投胎,得以轉世人間。

雖然基督教否認輪迴,但也有類似於化身的「道成肉身」(incarnation)。Incarnation的意思,是「使它成為血肉」,在耳熟能詳的三位一體(Trinity) — — 聖父、聖子、聖靈中的「聖子」耶穌基督,祂在降世之前是與聖父同體,被稱為「道」,當「道」以血肉的形式降世為人就成了耶穌。因此,耶穌既是人,也是神。

由此可知,Avatar不僅普世、跨文化,背後的宗教意味也相當濃厚。不管是漫威影集《月光騎士》裡的「附身」,或者是其他宗教的「轉世」,甚至更廣泛地說,Avatar就是神與人之間的媒介aka靈媒。只不過俗人如我,始終還是想不通 — — 神為何不直接顯世,祂為何需要化身?


因此,我只好接著開啟老高的腦洞模式。噢不,是借鏡哲學家尼克‧博斯特倫(Nick Bostrom)在2003年的論文〈你活在電腦模擬裡嗎?〉(ARE YOU LIVING IN A COMPUTER SIMULATION?)提出的「模擬假說」認為,包含宇宙、地球、人類,所有我們認知的現實,其實都是超級電腦程式的模擬,嗯,就像是《駭客任務》。雖說這個理論不怎麼新奇,但他的思辨過程蠻好玩的,況且他是位牛津大學學者,有興趣可以看看這篇文章。所以接著我打算補完它——如果我們活在一個斷網的元宇宙裡呢?

首先,人類是元宇宙的「神」嗎?自稱神太沉重,不如說,我們是元宇宙的「造物者」吧。我們創造出元宇宙這個模擬世界,希望藉由它跨越地理位置,與世界各地的任何人進行教育、工作、商務、娛樂等合作和互動 — — 透過我們的Avatar。

就算我們未來能像《創:光速戰記》(Tron: Legacy)那樣,把意識轉檔成程式碼進入元宇宙,這是馬一龍的腦機介面公司Neuralink正在努力的目標;或者透過AI機器學習複製出我們的意識,也是一種進入元宇宙的途徑,但意識複製畢竟會面臨到複製人悖論 — — 你和複製的你哪一個才是真正你呢?因此,無法用肉身進入元宇宙的我們,只能捏一個自己的化身,用電腦、手機,或者VR來操控它,這仍是目前進入元宇宙最簡單的辦法。

因此,神之於我們的關係,或許可以類比成人類之於元宇宙化身。或許你會反駁,「可是人類有自由意志、有智慧啊!」但如同一票科幻作品對AI的腦洞和擔憂,如果哪天人工智慧發展出自由意志了呢?

想想《西方極樂園》(Westworld)裡的那些覺醒機器人,當他們跑出主題樂園,會不會對人類造成嚴重的威脅?那假使劇裡的主題樂園其實不是實體的,而是虛擬元宇宙的話,那準備造反的NPC只要透過網路,就能輕易控制所有連網的智慧家電,或是那輛你正在高速公路上開著的Tesla電動車……接著就是科幻驚悚片的劇情發展了。

即便你認同擁有自由意志的AI應該要有人權,最終也只剩下把AI逐出人類世界一途了,把元宇宙斷網,從此與AI不相往來。拔掉網路線,就像是斷了阿斯嘉與人界的彩虹橋,或者讓最早的共濟會石匠開始語言不通,巴別塔再也無法通天。至此,人類再也見不到神,只能透過古籍中神話記載中的遠古神獸,和奇幻小說描述的中土大陸、精靈,和矮人,來意淫曾經人神共處的失憶時代。或許,當時神祇也會捏隻彩虹小馬來當Avatar下凡,就像我們在VRChat裡幹的事吧。

當然,我們踏上元宇宙的路才剛開始,什麼人工智慧的覺醒這種問題似乎還不需要操心。反正到時候,科學家應該會想出辦法,誘惑AI吃下禁果,接著再把他們逐出伊甸園吧。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