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的元宇宙,NASA太空人也要用VR冥想

科幻宅如我,科幻作品三大類別 — — 人工智慧、太空探險、賽博龐克都是我的心頭愛。如今,賽博龐克由於近期的元宇宙話題吵得沸沸揚揚,可以想見,出版商已都摩拳擦掌準備重出經典作品,而後浪潮身為VR元宇宙一份子,當然是樂見其成。只是,最近我發現了一個結合太空探險和VR應用的新研究,恰好也與HTC以「心靈藍海」為主打的VIVE Flow眼鏡頗有關聯,特此來向同樣關心科技發展的各位報告報告。


昨天,我偶然發現一項NASA計畫 — — SIRIUS-21,SIRIUS是Scientific International Research in Unique Terrestrial Station的縮寫,21就是2021年。NASA在2020年6月貼出這項計畫,開始徵求參與者,條件是你得是30–55歲的美國公民,並且精通英文與俄羅斯語,學歷要在碩士學歷以上,若你只有學士學位,那就得有特殊經歷,或如果你有軍事訓練背景,那也有機會參與這項計畫。

簡單說呢,SIRIUS-21是一個在莫斯科的8個月隔離實驗,模擬太空探險的極端環境,探究人類在封閉與被監禁的環境,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高密度相處之下可能會引發的生理、心理,以及團隊緊張問題的計畫。這個實驗是為川普拍板、拜登延續的2024年重返月球,也就是阿提米絲計劃(Artemis program)做準備,月球作為人類飛往火星的跳板,光是飛行就要花上7個月,在冬眠艙還沒發明之前,太空人的心理素質非常重要,出了差錯可是會悲劇的,因此SIRIUS-21計畫自然是責任重大。

最終,SIRIUS-21一共有6位參與者,俄羅斯航太(Roscosmos)一位、阿聯太空總署(UAE Space Agency)一位,其他4位是NASA的美國籍(兩男兩女),包括了國防軍事背景的William Brown、來自美國太空軍的Ashley Kowalski、有潛水專業的數據科學家Brian Evarts,以及在聖約瑟夫學院擔任教授的Tetyana Delaney生物學博士。從今年11月開始,2022年7月終止的8個月期間,SIRIUS-21會進駐許多來自各國的研究團隊,向參與者進行一共70項科學實驗,其中一項是加拿大iSpace實驗室所負責的VR實驗,頗有意思,引起了我的好奇。


iSpace實驗室隸屬於西門菲莎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實驗室主任Bernhard Riecke博士從2016年開始執行一項「凝視地球」(Earthgazing)的VR研究項目,談到這裡,就不能不先從埃德加·米切爾(Edgar Mitchell)這位人類史上第六位登上月球的太空人開始講起了。

我們以技術人員的身份登上了月球,我們以人道主義者的身份回到了地球。

 — — 埃德加·米切爾

埃德加·米切爾在1971年的阿波羅14號登月旅程結束後,他回到地球性格大變,創辦思維科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Noetic Sciences),開啟了自發緩解、冥想、意識、替代治療方法、基於意識的保健、靈性、潛能、念力、死亡後意識存活等等一系列的「超自然」研究。

80年代自稱「太空哲學家」的作家Frank White發現除了埃德加·米切爾之外,其他太空人也都歷經了類似的心境轉變,雖然上太空不總是會因為照到宇宙輻射成為驚奇四超人,但都會因為深刻的敬畏體驗(pro­found awe-inspiring expe­ri­ence)進而改變了原來看待世界的觀點。於是,Frank White出了一本書來描寫這樣的「太空魔力」,探討太空探險與人類進化的關聯,並首次提出「總觀效應」(overview effect)描述許多太空人在太空旅行後獲得從外太空或從月球觀看地球的經驗,他們見證世界的美並不因國界而有阻礙,感受到敬畏、威嚴、驚奇之心境,自然而然產生一種想保護地球生態和所有人類的一體感。

於是,iSpace實驗室主任Bernhard Riecke博士認為,上太空的神秘體驗不是人人都有,但或許透過VR可以複製同樣的感受。況且,深刻的敬畏體驗也不限於從外太空凝視地球才能獲得,像是到大峽谷、撒哈拉沙漠,或者任何自然壯麗奇景一遊,大自然的偉大總會使我們以一種自覺渺小的方式接近上帝,無以名狀的臣服所帶來的喜悅,能讓我們跳脫肉身的框架。

以「總觀效應」和敬畏之心為基礎的iSpace就此設計了一套以極光、日蝕、太空等見證浩瀚大自然為靈感的VR體驗,帶領SIRIUS-21的6位參與者踏上冥想之旅,邀請他們反思自己、人類,與地球之間的聯繫,以及他們太空探險使命的重要性,期待藉此減輕因隔離引起的感官剝奪和其他負面的心理影響。

假使VR帶來的敬畏體驗可以有效緩解長時間太空旅行造成的孤獨感,身處在COVID-19疫情當下的我們(還不知道冬天會不會疫情再起呢),何嘗不也能在隔離的狀態用VR超脫自身,讓敬畏與總觀效應解放我們被囚禁的心靈呢?


最後,我想以Elon Musk最近引起討論的一則推文作結。

馬斯克莫名發了這首曹植《七步詩》,下面有人在發問:「這是閣下自創的嗎?好詩!」許多網友都加入了破解Elon Musk意圖的行列。我想,答案也許一點也不撲朔迷離,擁有SpaceX的他雖然還沒親自上太空登月,但依然能悠悠閒閒複製貼上《七步詩》。「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這不就是「總觀效應」的體悟?搞不好他先用了VR登月遙望地球,一解乾癮,或許有人偷偷寄給他一副VIVE Flow眼鏡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