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VR催眠應用,清醒夢能讓我找回人生主導權嗎?

大四快畢業那年,尼尼我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店打工,還記得那天外頭陽光毒辣,整條街上一個人影也無。我坐在店裡閒得發慌,正忍不住搜尋「大學畢業 不知道要做什麼」的當口,一位大叔推門走進來,點了杯熱茶;他穿著漿得筆挺的藍色直紋襯衫與黑色西裝褲,皮鞋油亮,看起來像個成功商務人士。

可能那時候臉上寫著「社會菜雞」四個大字,或整個人就散發著迷失的怪味,等待紅茶煮好需要十五分鐘,在這段時間裡,鬼使神差地,我竟就這麼和大叔聊起了我的就業煩惱;而大叔坐姿微微向前傾,手肘撐在膝蓋上方,真誠回應道:「如果你找不到自己想做的事,不如就試試催眠吧……」


催眠+清醒夢=真實版《全面啟動》?

雖然我蠻好奇催眠這塊領域,但那時實在是看了太多陰謀論,很怕會被別人腦控的我,最後還是鼓起勇氣向大叔坦承自己沒那個膽量。(戴上了鋁箔紙帽)

不過,最近我在使用VIVE Flow的時候,發現有趣的東西!VIVE Studios與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心理學家迪爾德麗・巴瑞特博士(Dr. Deirdre Barrett)合作,推出「做夢用」的VR應用VIVE Dreaming,她提出一種可能:

如果我們像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裡的角色一樣,能在夢中保持清醒,並隨心控制自己的夢境,是不是就能將夢裡那些奇妙的創意帶回現實生活?

原來催眠與清醒夢如此息息相關,這其中的理論基礎源自1995年,巴瑞特博士在心理學期刊《Self & Society》發表過的論文〈用催眠和夢境一起工作〉(Using Hypnosis to Work with Dreams)提到,一般人清醒時是邏輯性的思考佔上風,然而在清醒夢和深度催眠的狀態中,理性與感性兩種認知模式反而最能互助合作,充分發揮出實力;再者,利用清醒夢中知道自己在做夢、不會忘記夢境內容的特點,也能幫助不容易被催眠的人們進入狀態,走進更深層的內心世界。


控制你的夢:走出陰影、激發跳脫框架的創意

既然提到《全面啟動》,可能大家會好奇這個夢做下去之後,醒來會不會發現陀螺還在轉?其實當年隨著這部電影熱映,美國的紐約時報、ABC新聞都曾問過巴瑞特博士的看法,她說電影裡關於控制自己的夢、夢中夢的描述都蠻寫實的;至於控制別人的夢、做夢做到過世,抑或每深入一層夢境,時間的流速就越慢,這些都是為劇情驚悚度增加的設定,免驚。

「你可以在睡前告訴自己,你想要做關於什麼主題的夢,甚至你想在夢裡保持清醒、意識到自己是在做夢,」巴瑞特博士表示。「(比如說)做過噩夢的人可能會想改寫結局,讓噩夢變成好夢。」

做夢這回事也彷彿自帶翻譯功能,那些你白天「想想而已」的想法,到了夢境,被轉變成看得見、甚至可以互動的影像,不只讓模糊的概念更清晰,也帶來許多跳脫框架的靈感。

著名藝術家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i)將他奇幻詭譎的夢境繪製成一幅幅畫作,也因此成為超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奧托‧洛伊維博士(Otto Loewi)也從夢境中找到實驗靈感,成功證明他認為「神經是透過釋放化學物質來傳遞訊息」的猜想。


以前,後浪潮曾經分享過唐鳳用清醒夢加班工作的文章,雖然我們不一定能達到那種神仙境界,不過VIVE Dreaming的確提供一種方式,讓大家在夢醒後還能留住做夢時那豐富、自由的體驗。

透過博士溫柔嗓音引導,不只可以學習正確的入夢方式,講解結束後也貼心地接上催眠動畫,搭配著特殊頻率的音樂,真的會感覺自己正在逐步進入另一個世界。這時候免不得又要讚嘆一次VIVE Flow,輕量化太讚!只有189g的VR眼鏡戴在臉上沒什麼負擔,搭配這個清醒夢輔助應用,真的有讓尼尼我有效…體悟…心靈…祥和……ZZZ。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