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劇場框框,許芳宜《忘形》用VR創造表演新敘事

說到「許芳宜」這個名字,我想大家都不陌生。不只曾經是國際知名的瑪莎・葛蘭姆舞團(Martha Graham Dance Company)首席舞者,也是侯孝賢電影《刺客聶隱娘》裡舒淇那高深莫測的師傅,去年更在電視劇《俗女養成記2》裡驚喜現身,每次登場總帶來無數驚嘆的她,最近又和VIVE ORIGINALS合作,帶來全新VR互動舞作《忘形》(Unbounded)。

文青尼尼我當然是不會錯過這消息,趕緊找VIVE ORIGINALS的同仁聊聊,得知《忘形》裡除了許芳宜精湛的表演外,更找來電影配樂大師——林強創作音樂,結合VR獨特的沉浸敘事,最後將呈現出的體驗,怎麼想都讓人很期待呀!而關於《忘形》背後的幾個故事,就讓這篇文章和大家娓娓道來。


自己和自己的戰爭

曾經看過一句英文心靈雞湯:「人生就像是多選題,困擾你的並不是題目本身,而是過多的選項。」(Life is like a multiple choice question, sometimes the choices confuse you, not the question itself.)這和許芳宜想訴說的「一個人的故事」不謀而合。

許芳宜在北藝大畢業之後便赴美學舞,四年之後,又成為瑪莎・葛蘭姆舞團(Martha Graham Dance Company)的首席舞者。許多人,包括她自己,都覺得是不平凡的堅持與專注,讓她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不過,偶爾的夜深人靜,許芳宜的腦海還是會響起自我懷疑的聲音。

「我會想像有兩個會講話的小人,當他們站在我兩邊(這時她往自己的肩膀比劃了兩下),就會有不同的聲音出現。」

「要不要為了舞台留在紐約,還是要回台灣?我可以有不一樣的生活,有家庭、家人、親情……這些心中的聲音其實在打架。」

「包括到現在,即使是在日常生活,這樣的聲音還是無時無刻、小事大事都會出現。」


要當哪個版本的自己?

1944年,美國現代舞之母Martha Graham在美國華府國會圖書館前首次公開表演經典舞作《Herodiade》,原名叫做「鏡前的我」(Mirrorbeforeme),這支舞展現了女性在實現自我追求過程中,所面臨的心境掙扎以及自我辯論。

被譽為「Martha Graham的傳人」,同樣的舞蹈許芳宜早已跳過無數遍,不過她和自己的戰爭始終沒有停下來過。《忘形》是許芳宜版本的自我對話,一共18分鐘的VR舞作,分成「起飛」、「面對」、「放下」三個階段,不難聯想「起飛」是在表現夢想啟程所感到的雀躍;「面對」則是她內心肩膀兩端的打架聲音;至於大家最好奇的,許芳宜的「放下」究竟會給出什麼答案?

那就敬請期待VIVE ORIGINALS後續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Youtube公布作品展映消息了。

(無情工商,就是這麼突然!)


跳出框框之外

當初VIVE ORIGINALS找上許芳宜,讓她遇上VR這個全新的說故事工具,許芳宜坦承自己原本還蠻畏懼科技的,總給她一種「冷冰冰」的感覺。

畢竟劇場是最講求「感受」的場域,表演者在飆舞的同時,能不能和觀眾眼神交流,或在所謂的「磁場」、「氣場」中進行互動?都是很重要的環節。「我就在想,我有沒有可能透過高科技創造出所謂的『溫度』?」

「如果有一天,劇院的牆全都飛走了,那我會做什麼?結果他們就出現了。」拿掉劇場舞台的畫框,VIVE ORIGINALS用容積攝影技術將許芳宜的舞蹈捕捉成3D影像,放進《忘形》無邊無際的世界裡。屆時,觀眾可以戴上號稱「地表最強一體機」的HTC VIVE Focus 3,透過手把或VIVE Wrist Tracker等追蹤配件,隨著這位國際舞蹈家一起擺動肢體。


透過許芳宜、林強兩位大師強強聯手,《忘形》不只帶來精彩的視聽饗宴,也讓觀眾身歷其境,在這部作品裡讓自己的身體隨劇情舞動肢體;就像她常常說的「身體要快樂」,從這部作品中學來兩三招舞步,以後有人問起,就說「我這都是和國際舞蹈家面對面學來的。」好像一下子就變得厲害起來了有沒有!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