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虛擬製作如何成為金馬60開場片和大贏家《老狐狸》的神隊友?

「嘿Travis,你知道《老狐狸》有用VIVE Mars來拍攝嗎?」最近才剛從BlizzCon回來,VIVE Mars行銷經理Tim傳了訊息問我。《老狐狸》,本屆金馬獎最大贏家,一共入圍七項提名,更拿下最佳導演、最佳男配角、最佳造型設計,以及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四項大獎。「你有看金馬60開場影片嗎?」Tim繼續加碼。剛進辦公室,喝了一口咖啡的我突然地清醒過來。「當然啊,好噴淚。」我回答。慢著,Tim該不會暗示這支彩蛋滿滿的短片也用了我們的VIVE Mars吧?還真的。

在Tim的牽線之下,後浪潮很幸運地訪問到「再現影像」製作總監馬松稚(Shawn Ma)。再現影像(Reno Studios)是一間提供專業影視VFX視覺特效製作服務、專注於視覺效果設計的工作室,也是台灣少數幾間具備LED虛擬攝影棚和虛擬製作能力的團隊。而馬松稚這次同時擔任了《老狐狸》和「金馬60形象影片」的虛擬製片總監,我想,從他口中肯定能問出很多幕後故事吧。來,就讓我們進訪談!


Q:嗨,你好。可以先請你自我介紹,也順便跟讀者介紹一下再現影像嗎?

好的,我是馬松稚,我是再現影像虛擬製作部的製作總監,平常我負責跟客戶討論劇本和分鏡,還有他們想在虛擬製作棚內要做甚麼樣的視覺表現,要怎麼適當地實現他們想要呈現的畫面,我也會適時給出這方面的建議,並且盡量讓他們能夠達到想要的畫面效果。

再現影像參與過多部電影特效製作,也獲得不少國內外獎項肯定。比方2019年《返校》 獲得第56屆金馬「最佳視覺效果獎」、2020年台北電影獎「最佳視覺效果」,以及第14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視覺效果」,2020年的《消失的情人節》也蟬聯57屆金馬「最佳視覺效果獎」。我們憑藉著豐富的製作經驗、專業的技術實力,和創新的思維,與導演和劇組緊密溝通、共同激發創意,再將創意轉化為真實的畫面呈現,希望讓每個靈感都能以最佳的方式呈現。

Q: 《老狐狸》以及今年的金馬60開場影片都有用到VIVE Mars。你覺得這兩個團隊為什麼會想在拍攝上應用虛擬製作技術呢?

這兩個作品會選擇使用虛擬製作拍攝的原因,都是因為需要車拍。在虛擬製作攝影棚拍攝的好處很多,尤其是在時間成本上。像是金馬60短片的製作時間其實不長,嚴格來說,拍攝時間是很趕的,而且參與的演員大多都是一線的知名演員,要喬好每個演員的時間,讓他們在同一時段出現是很具挑戰的,劇組也不可能花太多時間去申請封路拍攝,這牽扯到太多的安全問題,所以在虛擬製作攝影棚拍攝會是最單純的最佳選擇。

而且,虛擬製作拍攝的品質不會輸給實景拍攝,無論是車上的反射,或是人身上的反射,基本上都呈現出自然的狀態,因此不論是金馬60開場短片或是《老狐狸》,都選擇在虛擬製作攝影棚拍攝車拍的場景。

Q: 可以說明虛擬製作車拍的拍攝狀況嗎?

金馬60開場影片裡開計程車的部分車拍,是用虛擬製作技術在我們攝影棚裡完成拍攝的。那《老狐狸》裡面有用到三個虛擬場景,分別是80年代街景、小男孩廖界住家附近的鄰里環境,以及省道。這些場景都是應用在車輛拍攝的場景,演員會在車內進行對話和表演。

這三個場景,大部分都用在車子行進間的動態環境,有一段比較特別挑戰的橋段,是謝老闆要載廖界回家的時候,需要把車輛掉頭到另一個方向。但因為巷弄窄小,需要複雜的駕駛操作才能完成車輛掉頭的動作。這一段場景的動態背景,必須調整得很像是車輛真實在做這些行進的畫面,得配合司機的方向盤操作,完成同步且一致的畫面。雖然我們事先都有排演過這個過程,但現場還是需要再做一些調整,當下導演希望怎麼做,我們也要在當下立即判斷並配合修改,這讓我們吸取了很多現場拍攝經驗。

Q: 說到這個,《老狐狸》裡有很多80年代的台北街頭畫面。在虛擬製作這端,是如何跟劇組的美術之間做銜接,以確保電影有一定的歷史和文化準確性呢?

我們團隊參考了很多80年代當時的街景輪廓照片,像是招牌的特色、盛行的汽機車品牌跟款式,還有在那個時代所使用的交通號誌跟路燈型式等等。

有一個場景比較特別,是《老狐狸》片中廖界所居住的周遭場景。這部分,是劇組實際前往勘查拍攝地點,並進行了實景拍攝,再讓我們的製作團隊除了在虛擬製作攝影棚內精確還原這一個場景,以保持與實景拍攝的連貫性,也要注意場景的品質與電腦執行效能的問題,這一個過程之中更涉及到好幾次的製作修改和測試,最後達到品質跟效能之間的平衡,才讓畫面呈現出最好的效果。

金馬60開場影片特效幕後分解,相當精彩,推薦。

Q: 另外,我也蠻好奇用LED牆拍攝,比起傳統的綠幕拍攝有什麼不同?特別是對演員來說,真的會比較入戲嗎?

用LED牆拍攝的好處,是演員可以看到實際的畫面,也能感受場景當下的環境和氛圍,對演員來說,無疑是讓他們的演技大大加分,不用像過往拍攝要對著周遭空無一物的綠幕來演戲,而是可以真實感受並且看著周遭的環境,這是對演員的演出非常有幫助。

比方剛剛講的車拍,車上的演員可以自然地看著LED的虛擬街景,演員也能更好更自然地做出自然演繹,就像真的開車上路一樣,不需要有什麼樣的特別適應,整個過程就是非常自然地融入演出。

當然,也不是說虛擬製作拍攝可以完全取代傳統綠幕,對我來說,等於是讓劇組多了一個拍攝的選擇,我認為虛擬製作拍攝可以跟傳統綠幕拍攝共存,端看當下的劇本分鏡,劇組認為選擇什麼樣的方式拍攝才會是最佳解。


聊到最後,我的腦海浮現張震走到《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小四身旁的畫面。

「這是什麼電影啊?」

「這是一部⋯⋯拍了六十年的電影。」

「還在繼續拍啊?」

「會一直拍下去的。」

對白寫得真有感情。沒想到,HTC的VIVE Mars虛擬製作解決方案,會在一甲子之後用這樣的方式,參與了華語電影的最高殿堂。時空映錯,就像海浪般地(這絕對是刻意的)持續向前,傳承與創新,才能讓影像繼續講述一個又一個的動人故事吧。於是,我不禁低下頭來打開手機App,下訂《老狐狸》電影票,兩張。

本屆金馬獎奪得四項大獎的《老狐狸》。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