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陰謀論,你分得清楚數位人和虛擬人嗎?

今年年初NVIDIA開了個大玩笑,4月舉辦技術發表會那時候,CEO黃仁勳看起來就像往常一樣在自家廚房進行全球直播(疫情期間的慣例了),一直等到8月他們發佈幕後紀錄短片,大家才知道直播裡的黃仁勳,其實是軟體渲染出來的數位替身(Digital Double),借PTT網友的說法,就像披著自己的皮的Vtuber。

自從NVIDIA在4月玩過這招之後,我就一直懷疑影片裡的黃仁勳到底是真是假;不過在真假之前,我們先來聊聊為何在元宇宙時代,NVIDIA、Epic Games這些公司都這麼熱衷於創造虛擬人?


虛擬人:元宇宙裡的早餐店阿姨

大學時期,我和室友總愛戲稱學校附近的早餐店阿姨是校園生活Online的NPC,不管學生長得是圓是扁,阿姨見到我們就問:「同學,今天還是蛋餅和大冰奶齁?」僅憑一張臉就知道誰要的是什麼,在不言間把做好的早餐送到我們面前。阿姨好像永遠都待在早餐店裡,正是這種熟悉所培養出的默契,維繫著那一帶學生們的日常。

元宇宙追求與現實生活機能相仿的沉浸感,帶著人們在其中能夠活得更自在的願景;再加上元宇宙常常被形容為一種世界觀更自由和開放的大型多人線上遊戲,若是如此,元宇宙裡怎能沒有非玩家角色(NPC)的存在?

NPC幫助玩家熟悉遊戲世界觀,提供各種服務和獎勵任務,他們大多擁有自己特定的形象和故事,激起玩家和他們互動的好奇心。倚靠精美的3D身體,虛擬人不只能提升玩家的對話意願,也能更好的展現在人際溝通中佔93%資訊量的臉部表情和肢體動作;也就是說,在元宇宙裡,我們不需要浪費口水就能獲得服務,虛擬人就像早餐店阿姨一樣平易近人。

但是,市面上的「虛擬人」百百種,數位人(Digital Human)、虛擬人(Virtual Human)差在哪?數位替身(Digital Double)和前兩者又有什麼差別?聽尼尼繼續娓娓道來:


數位人:元宇宙的「元」住民

數位人(Digital Human)是由電腦構建、渲染出逼真精美的3D人體模型。和普通的3D遊戲角色不一樣的是,數位人的製作總會用上最先進的技術,盡可能地還原人類在環境中的自然樣貌,例如呈現出皮膚在各種光源底下的顏色變化和細節;另一個區別是數位人有系統化的製作流程,在製作中所需要的數據目前已經整合起來,確保我們可以透過同樣的方式來創造3D模型。

近期最知名的案例,就是遊戲公司Epic Games提供的MetaHumans Creater,這個應用採取線上雲端連線系統,讓使用者能輕鬆打造栩栩如生的數位人模組,再輸出到Epic自家的虛幻引擎(Unreal Engine)中進行動畫設定。

最近《駭客任務:復活》(The Matrix Resurrections)就要上映了,Epic Games也為《駭客任務》世界觀推出互動式體驗《Matrix Awakens》,其中就展示了第五代虛幻引擎能渲染出整個城市場景的強大實力,而在虛擬城市中行走的MetaHuman,就是作為「背景用NPC」,和後面會講到的虛擬人相比,他們雖然沒有那麼多互動性,但以Epic Games想要打造遊戲元宇宙的野望來說,他們就像是《脫稿玩家》的主角Guy,生在元宇宙,是元宇宙裡的當地居民來著。


虛擬人:有工作的數位人

「虛擬」一詞有著「這件事聽起來很接近真實但不是真實」的意味在,虛擬人(Virtual Human)是為了服務人類而被賦予「生命」的數位人,他們可能是虛擬助理、虛擬表演者,甚至是虛擬網紅,他們在外表底下擁有人物設定、職業和故事。

為了服務人類而被賦予生命,虛擬人自然與人工智慧技術密切相關。NVIDIA在今年11月的技術發表會直播中,展示出黃仁勳的虛擬化身(Avatar)「Toy Jensen」,他不但能學習黃仁勳的說話方式,還能進一步和別人對話,就是結合了AI語音的互動功能。不光是NVIDIA ,Soul Machines、Uneeq等公司也直接主打「AI虛擬人服務」,雖然在現階段,AI的情感表達和反應還是比不上人類,不過人工智慧技術的可拓展性,還是讓許多人期待虛擬人在元宇宙時代的未來發展。


數位替身:打造不老傳說

這樣說起來,數位替身(Digital Double)和虛擬人其實都能被劃進數位人的範疇,但相較虛擬人獨立於現實之外的形象和設定,作為真人的複製品,數位替身追求的是忠實重現一個人的外貌和表情。

這門技術常被使用在電影和遊戲裡,例如《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盧卡斯影業不只利用數位替身讓已故的Peter Cushing能在過世22年後還能重新飾演塔金總督,更讓當時還在世,但年華老去的Carrie Fisher一夕之間回春,使年輕時的莉亞公主重新回到電影裡。


俗話說「網路如虎口,行人當心走」,尼尼我從不輕易相信陰謀論,祖克柏是蜥蜴人這種傳聞聽聽就好。不過,黃仁勳今年確實越來越「虛擬」,加上前陣子艾薇兒出新歌,明明就已經出道了20年,她的長相和歌聲在新MV裡卻一點都沒變,一時間頓覺,到處都是虛擬人或數位替身什麼的,尼尼怕怕。

我緊張地和同事庭庭迴旋踢宣布這件事,庭庭幽幽的回說:「我小時候也有一度覺得,身邊的大人好像都不是人類,或許他們是外星人也說不定……」

早餐店大冰奶的版圖擴張到美國之後,下一步也是前進元宇宙嗎?艾薇兒的新MV真的不是舊片重發嗎?Toy Jensen會夢見電子羊嗎?而庭庭的童年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想到這邊,一時間陰謀論如霧般,籠罩在整間後浪潮辦公室裡。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