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Metaverse,我們該如何理解下一個網際網路?

最近,經常為品牌舉辦新品發表會的VR社交平台ENGAGE宣布一項新消息,他們預計在2022年Q1發表全新的「商務元宇宙」——ENGAGE Oasis。

既然都大辣辣地直接稱呼為「綠洲」,概念自是來自《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只不過它是一個鎖定商業專業人士、年輕專業人士、公司企業,以及大學生的平台,是一個「永遠在線、不間斷的商務虛擬世界,客戶可以直接在ENGAGE Oasis裡碰面,談生意、並向對方銷售產品。」不僅如此,ENGAGE Oasis也會為專業用戶量身打造,包括客製化的商店和會議場所,並野心勃勃地想成為虛擬市場,為企業與數位藝術家提供NFT、法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等等支援。

你或許對「元宇宙」這個近期爆紅的詞並不陌生。不管是遊戲產業、社交媒體、或是串流媒體,愈來愈多人把它掛在嘴邊,彷彿2021年的你不聊聊元宇宙,好像就有點落伍。到底什麼是元宇宙?其實它並不是新鮮事。

元宇宙的英文叫Metaverse,來自於科幻小說《潰雪》(Snow Crash)。1992年當時,作者Neal Stephenson就已經對Metaverse的屬性和願景描述得相當清楚。在元宇宙這個3D虛擬世界中,我們以虛擬化身(avatar)的形式與其他人和電腦程式互動,並且將這樣虛擬實境元宇宙設定為網際網路的下一個階段。

因此,如果你是虛擬實境的愛好者,看到此時自然明白Facebook Horizon這樣的VR版臉書,以及祖克柏正在測試VR廣告,或者騰訊CEO馬化騰稱之為「全真互聯網」的用意。科技產業的迭代速度很快,當互聯網產業巨頭們意識到產業的典範轉型將至,就必須得搶先一步,跳出來定義下一個階段,否則就可能面臨恐龍的命運。


我們可以說,Metaverse是《一級玩家》的綠洲,是《創:光速戰記》的創界,是《夏日大作戰》的OZ,是《刀劍神域》的SAO。又或許,我們根本也不必拿流行作品來類比,因為在現實中,Rec Room、AltspaceVR、VRChat、Roblox這些產品都正在打造Metaverse。其中,將Metaverse從科幻帶向商機的Roblox執行長Dave Baszucki,用8個特徵來描述Metaverse:

  1. 你必須以虛擬化身(avatar)為身份來參與Metaverse;
  2. 你能在Metaverse裡社交並與真人成為朋友;
  3. Metaverse必須具備沉浸感,讓人有置身於此的臨場感;
  4. 不管你來自哪個國家、文化,都可以隨時隨地登入Metaverse,低延遲是Metaverse的必要條件;
  5. 低摩擦是Metaverse的必要條件,你能隨時傳送到任何地方、任何內容;
  6. Metaverse需要有大量且多樣化的內容,來支持用戶長期的興趣和愛好;
  7. 必須擁有生機勃勃的經濟體系,讓人們可以在Metaverse謀生,不僅是程式工程師,更包括藝術家和設計師;
  8. Metaverse需要安全與穩定,讓用戶一同改進數位文明。

你可以發現,這八點沒有一點新鮮事,都已經擁有商業模式與技術面的支撐。你可以想像交友軟體、社交平台、虛擬實境,甚至是5G/WiFi 6/Starlink的高覆蓋低延遲網路,影音串流平台經濟、社群UGC的玩法、區塊鏈及虛擬貨幣、遊戲設計的平衡性等等。Metaverse的出現並非空穴來風,所有的創新,都是整合的結果。

但即使從科幻作品的綠洲來類比,或是從現實生活的科技與服務來理解,我們似乎依然對元宇宙感到有點模糊,究竟它的魅力在哪?為何要追求這樣的世界?我們還是得從meta-verse這樣的組合字來看,才能更了解它的本質。


不得不說,中文使用者很難理解meta真正的含義。它可以翻作「元」或「後設」,但我試圖找到的最佳解——可以理解成「關於」。

比方說,我現在正用中文打這篇文章,但事實上,這篇文章並不單純是中文,而是以HTML描述的中文,因此,HTML就是關於中文的「後設語言」。又比方說我們經常在「後設戲劇」看到第四道牆或劇中劇的手法,就因為它是「關於戲劇的戲劇」。又比如說經典後設小說《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作者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以第二人稱敘事,讓你既是讀者,也是小說中買了《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的那位讀者,由於你發現這本書裝訂錯誤,於是換了一本新的小說,展開了一段旅程,這樣「關於這本小說的小說」,關於就是後設的本質。

某種程度來說——關於故事的故事能與故事本身互動,HTML能與我打的文章互動,Wikipedia這樣解釋世界萬物的百科全書,也能與我們的認知產生互動,進而影響我們如何看待世界,嗯,可以說,從狹義到廣義的所有一切,都可以很後設。

那麼,我們終於可以理解後設宇宙了。關於宇宙的宇宙,Metaverse以我們認知的宇宙來創造虛擬宇宙,透過虛擬世界橫跨地域交流,裡頭承載著所有次文化,包容性高,讓每個人都有容身之處,我們在Metaverse裡生活娛樂、工作謀生,這就是Metaverse的本質,這也是VIVE Reality願景說的——透過人文與科技的融合,釋放人類的想像力,讓每個人都能實現夢想。

套句草東沒有派對〈爛泥〉的歌詞:「我想要說的 前人們都說過了/ 我想要做的 有錢人都做過了/ 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事實上,我們出生在一個遊戲規則已經被制定好的世界,規則禁錮著我們每一個人,從平民老百姓到富豪都無法逃脫。但不管是打造網際網路、打造Metaverse、甚至是殖民火星,這不只是探索未知,也是為了成為新規則、世界新秩序的制定者。

大航海時代不在又如何?前人都說過、有錢人都做過了又如何?前頭一直有著值得開疆闢土的新世界等著,未來會更美好,還是更醜陋?待在原地是永遠看不到的。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