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過動兒還是太調皮?研究證明VR有助於精確診斷ADHD

先前,我們曾聊過VR可以清醒夢特訓、可以發揮換位思考的特性訓誡家暴慣犯、甚至可以用來正念冥想以緩解現代社會的壓力和焦慮,虛擬實境被應用在心理學已經不是新鮮事,但最近又爬到一個頗有趣的新研究——VR可以協助心理醫生讓「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的診斷更精確,太強了吧。

過動症並不罕見,全世界約有6%的兒童有這個症頭。主要的症狀就是容易分心,而注意力難以集中的結果,通常就是影響學業成績和表現。學界尚未找到確切的病因,因此目前是把它歸因在基因的影響。雖說過動症的情況大多會在成年後消失,但「問題兒童」確實也讓不少家長傷透了腦筋。心理醫生通常是用什麼方法來診斷兒童是否有過動症呢?答案是問券調查、訪談、以及透過主觀觀察。可想而知,診斷的結果並不是太準確。

因此,由芬蘭阿爾託大學(Aalto University)、赫爾辛基大學(University of Helsinki)與瑞典語圖爾庫大學(Åbo Akademi University)的這組共同研究就顯得很有價值了。這三所大學的學術人員與芬蘭軟體公司Peili Vision一起開發了《EPELI》這款VR遊戲,找來37位過動症兒童、36位一般兒童作為實驗組與對照組,並對他們進行眼球追蹤,再以機器學習來尋找兩組之間的差異。

《EPELI》是一款模擬遊戲,充滿了許多日常任務和情境。在Peili Vision工作的遊戲開發者Topi Siro說明《EPELI》的玩法:「遊戲提供許多日常任務,比方說刷牙、吃香蕉等等。孩子必須記得自己的任務,不要被VR環境中的干擾影響。而遊戲會對孩子的一切行為進行衡量,比方說他們完成任務的效率與表現等等,這些都是過動症孩子比較不擅長的。」

透過追蹤兒童在VR執行任務時的眼球運動,進行過動症病徵的檢測是個有效的方法,至少從過動症兒童與一般兒童的比較之中,發現兩個群體之間差異相當明顯。「我們發現,過動症兒童會將目光停留在不同的物體上更久,目光從一個地方跳到另一個地方的速度也更快、更頻繁,這可能代表著他們的視覺系統發育較為遲緩,對訊息的處理表現也比其他孩子差。」阿爾託大學的研究員Liya Merzon這麼解釋。

而隨著社群、串流媒體大力投入注意力爭奪的戰場,使得注意力成為了稀缺資源,這種狀況也使得父母很難評估孩子的行為是否有異常。因此,研究計畫主持人Juha Salmitaival認為VR在過動症診斷上的確具備得天獨厚的優勢:「用VR來模擬真實的生活,並把兒童放置其中來進行測驗,可以更客觀地確定他們注意力和執行功能上的缺陷。」而參與這次研究的神經心理學家都表示,他們認為將虛擬實境作為臨床輔助工具,使他們感到受益匪淺。

而VR的潛力還不僅於此,除了協助過動症診斷,Juha Salmitaival還認為《EPELI》經過小幅改版,也可以適用於自閉症、語言困難、大腦創傷、腦癱,甚至是記憶力衰退的診斷,他更進一步表示,團隊已開始與日內瓦夥伴展開衰老相關的疾病研究,其中包括帕金森氏症和阿茲海默症的早期檢測。

訂閱電子報

關於作者

返回頂端